當前位置:西部之聲>西部網事>往事如煙

58年毛澤東沉思三峽工程方案:壽命只兩百年太可惜

編輯:紅葉 來源:人民網 發布時間:2016年12月28日
字體: 默認 分享到:
  核心提示:1958年夏,毛澤東又請林一山到武漢專門匯報長江的泥沙問題,也就是三峽水庫的壽命問題。林一山匯報說,長江的含沙量遠比黃河的少,相對量少,但絕對量還很大。根據計算,三峽入庫泥沙,每年約5億噸。假定三峽以上不修其他水庫的話,三峽水庫使用壽命可達400年,至少也可達200年。毛澤東沉思了很久,告訴林一山:“這不是百年大計,而是千年大計,只兩百年太可惜了!”
 
  本文摘自:人民網,作者:夏佑新,原題:毛澤東對三峽工程顧慮重重:這不是百年大計,是千年大計
 
  毛澤東對我國水利水電建設極為關注,他從戰略的高度,對長江的防洪、水資源綜合利用、南水北調等作了一系列重要指示。有一架望遠鏡跟隨著毛澤東多次視察長江,是毛澤東重視水利水電工作的重要見證。
 
  這架望遠鏡是1944年美軍延安觀察組送給毛澤東的禮物。但望遠鏡是在哪種情況下,由觀察組的何人所送,至今仍無資料佐證。望遠鏡為雙筒,黑色鐵質,外包一層黑皮,大管直徑4.5厘米,鏡孔直徑3.2厘米,左筒上部有白色“BINOCULARM36×30”字樣,右上筒則有白色“WEASTINGHOUSE1943H.M.R”字樣。很顯然,這是美軍當時最新式的望遠鏡。胡宗南部進攻延安時,毛澤東率中共中央主動撤退,隨身帶著的物品中就有這個望遠鏡。在陜北廣袤的黃土高原上,面對尾追不舍的國民黨軍隊,毛澤東鎮定自若,沉著應戰,終于反敗為勝。
 
  新中國成立后,盡管工作人員為毛澤東添置了幾個新望遠鏡。然而毛澤東仍然不忘過去生死與共的“老朋友”,他帶著這個望遠鏡到全國各地視察。1958年,毛澤東為治理長江三峽、規劃長江重大決策進行實地考察,又帶上了這架望遠鏡。3月29日凌晨1點多鐘,毛澤東健步登上了“江峽輪”,他被安排坐在三樓船尾。“江峽輪”經過一天一夜緊張航行后進入三峽。這天剛吃過早飯,毛澤東身著睡衣來到駕駛室,他拿著望遠鏡,仔細觀察著兩岸的地形。航行途中,船差點撞上江中心一塊大石頭,驚險過后,毛澤東拿起望遠鏡專注地回頭去看,他問船長:“這石頭能不能炸掉?”船長立刻回答:“能炸。解放后已經炸了不少了,今后還應炸。”
 
  毛澤東繼續問道:“有些地方航道仍然很不好,在三峽修一個大水閘,又發電又便利航運,還可以防洪、灌溉,你們贊成嗎?”船長爽快地回答:“我太贊成了,修了水閘,航行就更加方便了。”
 
  船經過三峽大壩壩址時,航速減慢。毛澤東來到甲板上,拿起望遠鏡對著將要修建壩址的方向看了又看,直到船駛出很遠,他還從不同角度、不同側面觀察著。
 
  長江三峽問題,要從荊江分洪工程說起。1949年夏,荊江——長江流經湖北枝城到湖南附近的城陵磯一段,險情頻發。無數的生命和財產被洪水無情吞沒,毛澤東下定了治理荊江的決心。1950年2月,長江水利委員會主任林一山提出興建荊江分洪工程的計劃,國慶期間,毛澤東聽了匯報。
 
  對于荊江分洪工程,湖北持積極態度,湖南卻有顧慮。湖南省委書記黃克誠說,荊江分洪區等于在洞庭湖上頂了一盆水,萬一潰口就要水淹湖南,搞得不好湖南出了力等于自己淹自己。毛澤東親自過問后,各方面終于達成肯定的一致意見。毛澤東親自審查設計書,并立即批準興建該工程。1952年4月5日工程全面開工后,他還專門題詞:“為廣大人民的利益,爭取荊江分洪工程的勝利!”
 
  周恩來請示毛澤東后,從部隊抽調了6萬人參加分洪工程。原計劃100天完工的工程,結果75天完成。荊江分洪工程的勝利極大鼓舞了毛澤東的信心,也肯定了分洪工程的可實施性。
 
  從荊江分洪工程到正式提出三峽工程,歷經一年時間。到了1953年2月,毛澤東乘“長江艦”從漢口到南京,專門就長江流域規劃、三峽工程和南水北調等問題同林一山談了3天。林一山談了在長江許多支流修建水庫的規劃。毛澤東問他這些支流水庫加起來能不能抵上三峽一個水庫。林一山否定了。毛澤東于是指著地圖上三峽口說:“那為什么不在這個總口子上卡起來,就先修那個三峽水庫,怎么樣?”從此開始籌劃興建三峽水庫。
 
  1954年11月26日晚上,毛澤東的專列到達漢口車站,林一山到車上匯報長江三峽水利樞紐建設問題,劉少奇、周恩來也在車上。林一山匯報三峽壩區的選址定在花崗巖地帶的美人坨,但是巖石風化厲害,而且這個河段上游的片麻巖還未勘探過。劉少奇詢問什么是片麻巖,毛澤東立刻說:片麻巖是花崗巖的變質巖,很堅硬,在片麻巖地區選壩址是沒有風化問題的。在場的人都很驚訝,毛澤東居然掌握了豐富的地質知識。
 
  直到27日拂曉,林一山的匯報才結束,毛澤東拉住林一山繼續談,將車停在鄭州北站,又聽黃河水利委員會主任趙明甫匯報黃河的綜合治理情況,和劉少奇、周恩來以及河南、湖北的黨政領導一起探討,并向趙明甫要了黃河流域的地圖。
 
  對于三峽問題,毛澤東非常慎重。1958年1月,他親自主持南寧工作會議,期間有幾天時間就專門研究三峽工程問題。在這個問題上,主張先修三峽工程的林一山,和主張先開發長江支流不宜先修三峽工程的李銳進行了激烈的爭論。毛澤東讓他們各寫一篇匯報材料。
 
  林一山先匯報,他說三峽工程的報價是72億元,毛澤東對以前的匯報記得非常清楚,馬上反問怎么少了,過去不是提160億元嗎?林一山解釋說經過科研突破可以省下一些。李銳的報告只用了半個小時,非常簡單,但問題談得很清楚。毛澤東聽完報告后同意了李銳的觀點,認為三峽工程目前搞不起來。在他的主持下,中央通過了《關于三峽水利樞紐和長江流域規劃的決議》,指出:從國家長遠的經濟發展和技術條件兩方面考慮,三峽水利樞紐是需要修建而且可能修建的,但是最后下決心確定修建及何時開工,要待各個重要方面的準備工作基本完成之后,才能作出決定?,F在采取積極準備進行各項有關的工作。
 
  從1953年2月乘“長江艦”視察到1958年1月南寧會議不到5年時間,毛澤東為了三峽工程和長江水利建設問題先后6次召見林一山。對三峽工程的考慮,他逐步地深入和細致,提出了很多關鍵性問題:一是如何解決泥沙淤積;二是投資國力能不能承受;三是怎樣解決防空炸問題,同時要考慮防原子彈的問題。
 
  這些問題始終縈繞在毛澤東的腦海中。1958年夏,毛澤東又請林一山到武漢專門匯報長江的泥沙問題,也就是三峽水庫的壽命問題。林一山匯報說,長江的含沙量遠比黃河的少,相對量少,但絕對量還很大。根據計算,三峽入庫泥沙,每年約5億噸。假定三峽以上不修其他水庫的話,三峽水庫使用壽命可達400年,至少也可達200年。
 
  毛澤東沉思了很久,告訴林一山:“這不是百年大計,而是千年大計,只兩百年太可惜了!”
 
  按照他的指示,水力學和研究泥沙的專家們結合古代、國外的資料,最終找到了水庫長期使用的途徑。(《走進毛澤東遺物館》,夏佑新著,湘潭大學出版社出版)

上一篇:毛澤東批斯大林錯誤:歷史上“整了我們四… [2016-12-28]

下一篇:1962年毛澤東指著地圖上印軍據點大手一劈… [2016-12-28]

大赢家百人牛牛